— Posted in 游戏

为什么用屁股打枪的“妮姬”,会给玩家套上刻板印象?

你说的都对。

洒满阳光的花园上彩带飘飞,五彩缤纷的气球在空中跳舞,孩子们在嬉笑中追逐打闹,俨然一派合家欢乐的气氛。

而在没有光照的房间里,有个戴着眼镜留着西瓜头的肥宅,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。他斜眼看着不远处的欢声笑语,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,然后掏出手机点开游戏《胜利女神:妮姬》。

打开屁股以后,啊不,打开“妮姬”以后,西瓜头下的面孔开始产生变化,他的眼睛瞪大、嘴巴也随之张开。屏幕中的少女激烈地抖动着臀部,屏幕前的他视线也开始下移,整个人完全亢奋起来。

他的头开始狂甩,舌头伸长快速舔弄着空气,眼睛眯成一条细缝,脸上露出痴呆又病态的笑容。

这一切随着肥宅弟弟的到来戛然而止,原来这是场属于肥宅的生日会。很快,小弟给大哥端上了蛋糕,让他开始许愿。

在肥宅的臆想中,“妮姬”中的角色们从游戏中走了出来,并且很快就像游戏中一样,豪放地向他展示出玲珑的身体曲线,并开始激烈地抖动臀部。

在虚拟的战斗结束后,更加香艳的幻想出现了——拉毗挑逗地跨坐上他的大腿,阿妮斯亲昵地对他的耳边吹气,迪赛尔则用小拳头轻轻向他撒娇……

说实话,我不知道你们“妮姬”玩家是不是都是这样。

但就我这么多年所见的情况分析,很多二次元游戏玩家,确确实实都是这样。

假如一位《明日方舟》玩家特别喜欢琴柳的原画,那么他每次喝水前,必然会拿出自己IP68的防水手机。他会把显示琴柳原画的屏幕往水里蘸一蘸,说自己在喝琴柳的洗脚水。

资深的“三崩子”玩家为了触碰玻璃板后的女武神,宁愿专门遁出国服。每次打开游戏时,在完成每日任务“搬砖打工”前,他们总会先和屏幕中的女武神“亲密接触”,在被女武神踹下船时露出痴呆的笑容。

战术人形的指挥官们,每次在游戏以外的地方看到枪管,都会有些和下肢血液相关的身体反应,而这种反应在看尼古拉斯·凯奇的《战争之王》时尤为明显。

《碧蓝航线》的指挥官则和前者有异曲同工之妙,他们会反复在各种军舰科普视频里,刷出各种和军舰无关的ky。并且还会乐此不疲地告诉军迷们,这艘战舰应该在强度榜单上排到第几梯队。

原……原友们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,一定是唱一遍可莉的个人单曲《求求你啦》。而在睡前,每位原友都会打开米游社APP,为自己即将来临的酣眠加点佐料。

《碧蓝档案》的玩家们除了熟读弗拉基米尔·纳博科夫的名著,还会……

但实际上的二游玩家们,真的都和起先的泰服“妮姬”广告那样,全是足够“逆天”的肥宅吗?

答案显然不是。

游戏玩家们可能真会在玩赛车竞速游戏时,随着方向盘左右摇晃;会在玩恐怖游戏被吓到时,突然来个鲤鱼打挺;甚至会在竞技游戏出现严重失误时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。

可他们也大都是普通人。

但这则出现在泰国社交媒体的广告,不仅主角没那么正常,经过了夸张的艺术加工,而且也没能够上大量泰国广告都有的高质量。

泰国广告的平均质量是有目共睹的。

对于这个国土面积大约只有我国二十分之一的东南亚小国来说,他们的广告产业非常优秀——没有范式,全是创意。而在类似B站的视频平台上,或是分析广告创意的专业网站里,也一直获取着理所当然的高热度。

宣传杀虫剂的泰国广告,可能会让演员穿上各种不同害虫的Cos服装,将各种害虫拟人化,以各种小故事的形式,生动地展现出害虫和人类在生活中的对抗。

从一对陌生人眉目传情开始的广告,会突然转到让人猝不及防的“女生有口臭”。此后又通过泳池救生员、受训士兵和职场人士等众多视角,从“如何告诉对方他/她有口臭”毫无征兆地转到“口臭可能是身体对健康的某种警告”,最后落在对口气清新喷雾的品牌宣传。

而一则内容里完全没有任何商业露出,只是记录一位普通人如何在生活中进行善举,以及展示“他的善行对周围生命的生活造成了哪些影响”的广告,不仅在油管上收获了过亿的播放量,还让只在最后进行品牌露出的“泰国人寿保险”,狠狠地赚了一波好感。

那些足够让人惊喜的搞笑创意,以及那些足够让人暖心的公益广告,构成了人们对泰国广告的普遍印象,也提高着泰国民众对“广告”的审美。

但这一次,“妮姬”泰服运营方显然没能够上这些用心广告的一星半点。他们只是从简单的刻板印象出发,以贴标签的方式,进行以擦边球为卖点的宣传。

也许对从始至终,就没放弃过“擦边球宣传”的“妮姬”手游来说,擦边球广告确实无可厚非,但……通过对自身玩家群体的刻板印象来吸引热度?

你不能在做生意的同时骂客人

这不仅是对泰服玩家们的轻视,更是砸了自己的饭碗,Diss了一波所有的“妮姬”玩家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还确实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。

很多年前,我看过这样一条大概率是网友P图的新闻,意思是“男子因过于沉迷网游《英雄联盟》,躲在草丛里大喊‘德玛西亚’用木棍攻击路人”。

那时候《英雄联盟》国服刚开始运营,这张截图常常出现在贴吧,伴随着“还好他没把自己幻想成赵信”或“还好他没有六级”的戏谑回复。

久远水印

看到那张图的时候,我年纪还小,并没有想到太多别的什么。除了觉得非常搞笑,只是在心底,若有若无地感受到了那么一点刺挠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当时我感受到的“刺挠”,叫做冒犯。

而这一次,不仅冒犯到泰服玩家,几乎还冒犯到所有玩家的“妮姬”,显然注意到了这点,并且很快给出回应——在收获大量差评后,他们当即删除了这则广告,并且向玩家道了歉。

只是,这种对于某种群体的刻板印象,显然不会随着这则被删除的广告销声匿迹。

这种时候,应对刻板标签最常用的方式,通常十分简洁——

啊对对对,我们宅男就是这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