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Posted in 游戏

二十年前起诉任天堂的“超能力者”,现在过得咋样了?

支持他和反对他的人,都在让他活得更好。

根据已经泄漏的情报,宝可梦公司将于6月16日发售一套新的集换式卡牌牌组,内含第一世代最初始的151只宝可梦,其中包括一张勇基拉卡牌。

勇基拉是超能力属性的宝可梦,长得像一只黄色的狐狸,手中紧握一把汤匙。

宝可梦卡牌(PTCG)就和本家的电子游戏一样频繁搞复刻,但勇基拉长期以来一直被排除在外。这都是因为一位自称“超能力者”的诉讼所致。

这个“超能力者”叫尤里·盖勒(Uri Geller),他最拿手且最著名的把戏,便是隔空弯折勺子。2000年,他认为勇基拉卡牌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权,便向任天堂发起诉讼,让勇基拉缺席宝可梦卡牌近20年之久。

2020年,盖勒突然宣布放弃诉讼,向广大宝可梦游戏及卡牌玩家致歉。两年后,盖勒又亲自出面,在社交媒体上帮忙宣传今年6月的那套复刻卡组。

不难预料,盖勒的粉丝和一部分路人对他感恩戴德,而另一些人则认为盖勒的动机不纯,继而怀疑他这些年来都经历了什么。

掀起超能力狂热

1946年,盖勒出生在特拉维夫的一个贫穷家庭。当时的特拉维夫还是由英国托管的巴勒斯坦城市,后来成为以色列的经济中心。18岁时,盖勒加入以色列伞兵部队,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里受了伤。

退役后,盖勒从事过摄影模特和夜总会艺人等工作,通过隔空弯曲金属勺子和钥匙、让时钟指针停下或走得更快、隔空感应文字或图画等把戏,在以色列这个弹丸之地变得人尽皆知。

盖勒早年的一张照片

时值冷战,美苏双方均有开展和人体超能力相关的研究,像盖勒这样的“超能力者”,迟早要引起美国的注意。

1972年,盖勒前往美国,先后接受了斯坦福研究所和CIA(中央情报局)的超能力测试。据2017年曝光的CIA报告书,当时的测试人员给出了如下结论:“鉴于盖勒在这次实验期间的成功,我们认为他以令人信服和明确的方式证明了他的自然感知能力。”

CIA档案原文

同一时间,盖勒也成了美国各路电视节目的座上宾。他弄弯勺子的表演,被观众概括为“盖勒效应”,成为超自然能力的一种象征。

盖勒引来了不少民间魔术师的质疑,他们认为,盖勒的绝大多数“超能力”表演,包括弯勺子在内,都能用魔术手法一一复现。盖勒并不否认这一点,但他坚持声称自己是用精神力量达到了相同的结果。

不过,少数试图揭穿盖勒的人取得了成功。其中最出名的一位叫詹姆斯·兰迪(James Randi),他毕生致力于用魔术手法展现所谓“超能力”的真相。

詹姆斯·兰迪(1928-2020)

1973年的一期电视节目中,主持人接受了兰迪的建议,在没有通知盖勒的情况下准备道具,还在正式节目中故意取消采访,将道具摆上来,直接要求盖勒证明自己的能力。盖勒无法隔空猜出十个胶卷盒里哪一个盛满了水,也没能将节目组提供的任何一把勺子弄弯。

盖勒(中)正在“感应”胶卷盒

兰迪策划的锤人节目适得其反。坚信盖勒有超能力的观众,也坚称失败案例令他的“天赋”愈显真实——如果盖勒只是魔术师,那他应该次次都成功才对。还是当晚,他收到了其他电视台的邀请,在接下来的表演中大获成功。

兰迪反倒成了不受待见的一方。有一次他用魔术手法复现盖勒的弯勺子表演时,一位大学教授大声呵斥兰迪是个骗子,因为他“假装使用魔术手法,实则使用通灵能力”。

那个年代的超能力狂热可见一斑。出名后的盖勒,不仅参加电视节目,也为政府部门、石油或矿产公司探测(或者说占卜),还用各种玄学手段帮助体育队伍赢得比赛。这些工作最终让他成了百万富翁。

199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(欧洲杯)上,远在一架直升机里的盖勒,用“意念”挪动了苏格兰队的关键点球,帮助英格兰取得了胜利,也因此收到了约1.1万封来自苏格兰球迷的仇恨信件——至少他是这么讲那段故事的。

直升机上的盖勒正在“作法”

决战任天堂法务部

出名之后,盖勒对质疑他的人发起围追堵截般的诉讼,冤家兰迪首当其冲。针对兰迪的诉状,从美国、欧洲一路追到日本,只是没有一次胜诉。直至去世,兰迪未向盖勒赔付一分钱,不过为了给自己辩护垫了不少钱。

盖勒也没放过未经许可引用自己意象的人或事。因一则手表广告里出现了一位超能力者,他弄弯了勺子,却无法停下钟表指针,盖勒便连着手表和广告公司一同起诉,结果因“提起无意义诉讼”被处罚14.9万美元。他还对宜家发起了诉讼,因为有把椅子叫“尤里”,卖点在于弯曲的椅子腿。

凡事也有例外,如《黑客帝国》就没被盖勒找过茬

起诉一张第一次见到的宝可梦卡牌,多半也是盖勒本人的应激反应,以及上述诉讼的连带效应。

据盖勒所述,1999年圣诞节期间,他拜访了日本的某座宝可梦玩具店,随即看到上百个孩子拥了过来,手里攥着同一张黄色狐狸的卡片,想让盖勒签个名,还高喊着和尤里·盖勒这个名字的日文念法(ユリゲラー)差不多的单词:“勇基拉!”(ユンゲラー)

盖勒第一次见到的卡牌,是火箭队版本的“邪恶勇基拉”

2000年11月,盖勒以侵犯肖像权为由,将发行宝可梦卡牌的任天堂告上法庭,索要超过6000万英镑的赔偿金。

他声称,勇基拉的额头上画有一颗星,身体上画有三道弯曲的条纹,像是闪电或字母S,疑似影射二战期间的纳粹德国党卫军(SS)。他说:“我不会允许一个咄咄逼人的、在某种情况下是邪恶的角色以我为原型。这甚至和‘我到底是魔术师,还是真正的灵能者’这个老问题毫无关系。这是对我人格的直接盗窃。”

任天堂的确没在设计宝可梦时申请参考人物的许可。在欧美地区,同一宝可梦的名字被本地化成了“Kadabra”,读起来像个魔咒,却不足以让人联想到特定的超能力者。

2003年发行的一张英文版勇基拉

勇基拉由凯西进化而来,本身又能进化成胡地。三只超能力宝可梦,均以现实中的三位大师作为原型。

凯西参考了美国的预言家爱德加·凯西(Edgar Cayce,1877-1945),他能在睡梦中答出治病救人的方法。胡地的名字取自哈利·胡迪尼(Harry Houdini,1874-1926),他以脱逃魔术闻名于世,晚年也致力于揭穿“超能力”背后的魔术戏法,算是兰迪的祖师爷。

从左至右:凯西,胡地,勇基拉

三位原型人物里,只有盖勒还活着,也只有盖勒能发起这次小题大做却旷日持久的诉讼。

2008年,宝可梦动画导演日高政光表示,双方仍未就诉讼达成一致结论,在此之前,不会有新的勇基拉卡牌推出。这是20年里来自官方口径的唯一消息。

不止勇基拉卡牌消失了,用于进化为“勇基拉”的凯西也很少再出现。有一张发行于2007年的凯西卡牌,能够无视原本的进化链,使用“超进化”直接变成胡地。此后,宝可梦卡牌又引入了多种新机制,允许本该在场上逐级进化得来的宝可梦直接入场,胡地刚好成了应用这类机制的典型代表。

2007年扩展包里的凯西

成为网红

20年里,盖勒的傲慢和自负一如既往,并未随着年龄的增长产生多大变化。他仍在世界各地的电视节目中展示才艺,对观众吹嘘“超自然现象”的力量。

2012年,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邀请盖勒表演“特异功能”

盖勒还学会了互联网话术和凹人设。他建立了自己的网站,开通了推特和脸书。他时常蹭新闻头条的热度,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某种预言,或者展示自己正为了某个热点事件发功,显得自己很忙。

尤里·盖勒官方网站

2019年,盖勒给时任英国首相特蕾莎·梅写了一封公开信,表示自己“不允许”她带领英国脱离欧盟,将发挥心灵感应能力阻止她。2020年欧洲杯期间,盖勒做了和1996年相反的决定,要帮苏格兰战胜英格兰。2021年,听闻“长赐”(Ever Given)号货轮卡在苏伊士运河,他当即提出用自己的能力让货轮移位。

盖勒还说,俄罗斯总统普京至今都没使用核武器,都是他“精神能力”的功劳。他呼吁公众,每天抽出5秒钟,想象一个“充满活力的力场”、“天空中一面耀眼的金色盾牌”,它将“偏转并击退”任何来犯的核弹头。

“只有外星人和弯曲的勺子能够阻止普京发射核弹”

现在我们知道:英国在2021年公投并成功脱欧;欧洲杯的那场比赛踢了个0比0平;“长赐”号脱困,大抵该归功于在场的挖掘机师傅。

至于普京,他的确没有使用核武器,唯独这一点,我们希望盖勒不被打脸。

在自负心理的另一面,盖勒和他人交流时表现出异样的热忱,特别是对年轻一代的粉丝。2008年,在德国媒体Telepolis的采访中,盖勒对那些写信给他、称自己有了超能力的青少年,给出了完全不像是那个整天梦呓的盖勒所能给出的寄语:

“忘掉超自然现象吧!弯勺子也是!比起这些,不如关注学业!成为一名积极的思考者!相信自己,并且给自己定个目标!去上大学!别抽烟,也别吸毒!”

这可能和盖勒当上了爷爷有关,也为他放弃对勇基拉卡牌的诉讼埋下了伏笔。

假如来自宝可梦粉丝的恳求、请愿、谴责或抗议,算是外因,那么盖勒的两个孙女大概就是内因。盖勒说,自己和她们聊天时,突然体会到了孩子们“失去勇基拉的悲伤”,继而转变了想法。

早在2016年,盖勒就表达出了和解的意愿。他在脸书和推特上提出了这样的问题:那个挥舞着勺子的“勇基拉”,是以盖勒为原型所设计的吗?多数网友给出了肯定的答复,其中一条回复道,这是对你的一种致敬和赞美。

2020年11月,盖勒给外媒TheGamer发了一篇电子邮件,声称自己正和任天堂联系,撤销对这张卡的任何上诉,重新发行“勇基拉”。在推特上,盖勒向受到他的禁令影响的“孩子们和成年人”致歉,还补充了一句,“它可能是现在最稀有的卡牌之一”。

另一条推特里,盖勒向网友们展示了一个超大号手提箱,里面装满了宝可梦玩具和卡牌,只不过除了勇基拉、凯西和胡地外,见不到其他的宝可梦。

一个月后,盖勒收到了宝可梦公司社长石原恒和的纸质感谢信,如获至宝。2021年,他把这封信,以及一批勇基拉的周边商品,装裱在了一块玻璃幕墙里,当成个人博物馆的展品。

石原恒和的感谢信

开办个人博物馆

基于犹太人的“还乡”执念,盖勒一家在2015年从英国搬回了以色列特拉维夫。之后,当地的一位房地产经纪人,向盖勒推荐了一座19世纪奥斯曼帝国时期建成的废弃肥皂厂。

博物馆外景

在五年多的时间与550万英镑的投入下,盖勒将建筑的一部分改建成了个人博物馆,即“尤里·盖勒博物馆”。博物馆门前有一把长达16米的弯折勺子,是盖勒本人的象征,经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,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勺子。

超大号勺子

博物馆一周七天持续开放,游览时间90分钟,需要以至少20人规模的团体提前预约,门票为每人50以色列新谢克尔(约合人民币99元)。

盖勒与博物馆招牌的合影

这里仅是为了炫耀盖勒自己的私人收藏而存在。指望博物馆展示盖勒的“灵能”原理并不现实,这里绝不包括任何能够拆穿盖勒的资料,顶多能见到CIA测试他超能力的档案原本。

不过,盖勒的展品并非毫无观赏价值,只因其时间跨度长达半个世纪,其中90%的展品,都是自己与名人或世界领导人交流得来的礼物,像是马拉多纳签名的足球上衣,拳王阿里签名的拳击手套、特朗普签名的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红色帽子等。盖勒说,这些礼物都是他厚着脸皮拜访名人,可能还要强行表演自己超能力后才拿到手的。

科比签名的篮球

有一部分展品价值连城。盖勒是迈克尔·杰克逊的亲密朋友,博物馆里也有几件杰克逊的遗物。盖勒声称给墨西哥前总统当过保镖,从总统处得到了一个水晶头骨。尼日利亚国王见过盖勒后,赠送他一根手杖,上面镶满了蓝色钻石。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·达利,给了他一个水晶球,相传属于达芬奇。

还有一颗来自歌手约翰·列侬的金蛋。列侬说这颗金蛋来自外星人,而盖勒听到后的第一反应,是问他“你吸了啥?”可列侬发誓自己说的是真话。

盖勒和那颗金蛋

展品中最耐人寻味的一件,是卡扎菲赠送的利比亚飞机模型。

2009年,卡扎菲准备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,因为订不到纽约的酒店,便在草地上搭建了一个大号帐篷过夜。据盖勒的说法,他趁这个机会见到了卡扎菲,至今还记得他对自己喊道:“你来自以色列!我会送你一些东西,这样你就能提醒你们的人对我们做了什么!”

几个月后,盖勒收到了一架波音飞机模型,他猜测,卡扎菲在讽刺1973年利比亚班机的空难。当时中东局势紧张到一触即发,而那架不幸的班机因天气恶劣和仪器故障偏离航线,结果被以色列空军击落。这次空难成了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导火索。

那架班机的遗照,摄于1972年

此外,馆里还有至少2000把弯折过的金属勺子,一些属于盖勒本人,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捐赠,还有一部分同样来自各路名人:埃及前国王法鲁克,前苏联总理赫鲁晓夫,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,英国戴安娜王妃……

和这座博物馆相关的报道中,已经步入古稀之年的盖勒,依旧充满活力和热情,不厌其烦地带领旅游团参观展馆,亲自为游客讲解展品的故事。他会当众进行隔空弯折金属勺子的表演,最后以向游客展示自己手臂上的弯折勺子纹身作为收尾。

在英国《卫报》的采访中,盖勒说:“看到人们对我的收藏感到惊讶,我从中得到了乐趣。”

让公众感到困惑

今年勇基拉卡牌复刻的消息传出后,游戏媒体Kotaku采访了76岁的盖勒,他说:“我现在是宝可梦的忠实粉丝!”他找到了以色列的某个宝可梦卡片专家,以帮助他购买一些稀有卡片,添加到他的个人收藏和博物馆之中。

博物馆里的宝可梦展品

然而,当负责采访的记者询问盖勒“除了勇基拉您是否还有其他喜欢的宝可梦”时,盖勒却转移了话题,反问记者,那些稀有的宝可梦卡牌,是否真的能卖到数百万美元。

以后盖勒的网店很可能上架勇基拉的卡牌。网店销售博物馆的少量展品,以及他个人制造的艺术品。例如,一本提到主角与盖勒携手合作的漫威漫画《夜魔侠》(Daredevil),经盖勒签名,售价200美元。还有一把弯曲了枪管的铜质手枪,上面用英文、希伯来文和阿拉伯文三种语言刻着“和平”字样,只是这样的“和平”要价6000美元。

昂贵的“和平”

尽管盖勒对外声称,博物馆和网店的大部分收入,将贡献给以色列的儿童慈善机构,资助因战争流离失所的孩童。他还说,他所帮助过的约1000名儿童中,有一半是巴勒斯坦人。

可是,2020年刚好是宝可梦卡牌行情大幅上涨的时间点,这必然会让人怀疑盖勒放弃勇基拉诉讼的真实动机,就像他的所谓“超能力”那样,令人困惑。

盖勒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出名的职业骗子之一。但他和一部分同行的区别,在于他从未害命,谋财也只通过大众化和娱乐化的、完全合法的手段进行,让人恨不起来。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,都在为如今的盖勒贡献热度,只要有热度,盖勒的生意就能持续运营下去。

哪怕是从不相信超自然现象存在的、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也必须要承认,盖勒不是一个疯子和精神病,而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,一个高度符合刻板印象的犹太人。从超能力表演到宝可梦卡牌,在包装和推销自己这件事上,没多少人比他还成功。

就连盖勒自己,都在《耶路撒冷邮报》的报道中承认:“我是天生的表演者和公关人员。我没有经理或发言人。我知道如何顺应潮流,吸引小报、政府和科学家。我会制造麻烦,并以此取得成功。”